黑火

没有屁股我要死了
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蔺苏楼台东歌
dc吃绿红超蝙21
76爸爸我爱你!!!!!!!!!!(死)
历史吃策瑜((欢迎安利其他cp
弹丸狛哥本命cp通吃
对大部分(重音)CP都热于接受
文风摇摆不定
填坑……(还是挖坑把自己埋了吧
所有rps都是圈地自萌

【七六】今日02

    老板是混迹商场多年的老油条,从来只有他哄骗顾客的份,哪里想得到这看似好骗的小公子会反问他有何证件...可这证件?哪里有什么证件!

    七郎见六郎一下子就震住了老板,心中对六哥的敬佩之情又多了一分,情不自禁地挂在六郎身上:“六哥,你可真厉害!”

    七郎在六郎耳边低语,六郎只觉耳朵酥酥麻麻,却不觉七郎挂在他身上的姿势有什么不妥。他轻笑了一声,揉了揉七郎的头发:“那当然,我是你六哥嘛。”

   “连证件也没有,还说为杨家添粮饷,我看是你想骗钱吧?”

   “就是啊!”

   “杨家这么辛苦的在外征战,你却在这里骗钱!!”

    正当围观的人对老板指指点点时,从二楼传来一声冷哼,“什么证件?!朝廷根本没下发什么证件!”

    只见一白衣公子从二楼走下,看样貌是极为俊秀,却多了丝阴柔之气。

    白衣公子摇着手中折扇,道:“为杨家军卖枪,本就是自发之举,哪要什么证据,这位老板好好的做生意,你们却处处捣乱,我看是你们在骗人!”

    围观之人交头接耳。

   “对啊对啊,老板卖东西支持杨家军,要什么证件啊!”

   “一定是这俩人来捣乱的!”

    说着正要掏出钱来。

    七郎一听气急,这白衣人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小公子,连好坏都分不清就来逞英雄。他上前一步,无意间撇到六郎的脸色,心下一惊。

   “六哥?!”

    六郎怔怔地盯着白衣公子,没有应答。

   “六哥!!!”

   “嗯?”六郎眨了眨眼,强颜笑了下。

    这白衣公子便是当今柴郡主,也是他,姑且算上辈子的,爱人。

    六郎上前一步,道:“公子此言诧异。凡是杨家要添的军备粮饷,均要经过朝廷的审议。别说是这位老板所说的杨家枪了,就算是杨家的一盆花,一盆草,也是朝廷的!为杨家募捐粮饷,自然要有朝廷的证件。且公子说我们处处捣乱,也是公子误解了。我只是怕有人在外用杨家的名字骗人,杨家名誉受损是小事,若是百姓被骗了钱粮......公子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六郎此时心中郁结,一见柴郡主,他便想起当年藏宝图一事,皇上将他的兄弟父母打入大牢,口口声声说为了江山社稷,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。为了那个位子,弑兄杀君已是大罪,后又想将知道秘密的他与郡主杀死。只因心中私欲竟将忠臣生生推向绝路,算什么明君?!但虽愤恨不平,话却说得滴水不漏。一口一个朝廷,看起来像是个迂腐的大臣。

     郡主今日出行,是为了藏宝图之事。对于民众私下募捐的事,她本没多想。她在二楼听六郎扯出莫须有的证件来,便以为是世家子弟恃强凌弱,才说了一句。没成想六郎反倒说了她一通。且理由充分,让她无言以对。
     
     郡主再细想六郎之言,暗暗心惊。民众私下募捐,本就不需证件,这是朝廷当鼓励的。然而,不会有人愿意当这个冤大头给朝廷吃饭,所以朝廷自然不会发什么证件。朝廷的税款都交得不情不愿,却赶着来给杨家捐钱捐粮……

    更别说这些所谓的杨家枪。她细细打量了下这几把枪,虽是外表漂亮,可仔细一瞧,这枪,是空心的!

    郡主对六郎抱了抱拳,道:“公子所言极是,是我记岔了,为杨家军募捐,是要证件的。而且这位老板,我看了看你的枪...你这所谓的杨家枪,可是空心的!”

   “什么?!!”

   “空心的?!!”

   “果然是骗人的!!”

   

    看到这白衣公子也转而说这老板是在骗人,围观的人自然是愤愤,你一言我一语的讨伐起这老板来了。

    郡主对六郎点了点头,走了出去,身上的一卷白色卷轴却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七郎正围着六郎转圈,叽叽喳喳地说着,六哥太厉害啦,我太崇拜六哥啦。见这白衣公子掉了东西,正要去捡,没想到六郎先一步捡起。

    ...藏宝图。

    此时见到这东西,六郎心中更是激荡。现在这东西在他手里,他可以直接毁了它,也可以用它做保全杨家的筹码......

    从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想法让六郎一惊,毁了它?做筹码?这东西可是郡主的!这等阴损之事,实在不是他的作风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六郎追了出去,却见从人群之中,也出来几个便服的百姓,只是眼神沉静,完全不似寻常之人。其中一人瞥了一眼他手中的藏宝图,虽只有一眼,六郎已有了丝寒意。

    这些暗卫,是郡主府的人,还是皇上的人?

    不用一时他便得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呵,原来这时,皇帝已经下好了套,只等郡主钻进去。而他,只是个直接往木桩上撞的蠢兔子罢了。

    他紧握了手中的卷轴,从人群中挤了出去。

 

     “公子,”六郎追上郡主,“你的东西落了。”

      郡主看到六郎手中的卷轴,低头一瞥,别在腰间的藏宝图果然已经不见。郡主抱拳,道:“多谢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  郡主话还未说完,却觉得自己被什么人绊了一脚,身体一斜,便要倒下。六郎虚扶了把,在郡主耳边轻声道:“公子,物件贵重,小心有人觊觎。”

      郡主一怔,借着六郎的手臂站稳。她敛去脸上的惊疑之色,道:“今日再三麻烦公子了,改日请公子到欢畅楼一聚……在下林文意,请问公子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  “杨延昭。”六郎笑了笑,向郡主斜后方望去,又极快地收回眼神,“欢畅楼生意太好,怕是挤不进去。万春楼的酒酿的好,而且清净。公子要是请客,还是去万春楼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说的是。”郡主点头,“那改日再聚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六郎转身离开。郡主摇了摇扇子,也往身后转去,只见不远处有几个男人正挑着女子用的首饰,郡主眯了眯眼。呵,竟有一个熟脸。

      皇上的侍卫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七郎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,便看见六郎与那白衣公子有说有笑,无端气闷起来。

      六郎看着七郎嘟起嘴忿忿的样子,不免笑道:“我的好七弟,回家啦。”

      七郎被六郎扯着走:“六哥,那家伙自傲得很,你怎么和他聊这么欢。”倒是全然忘了那公子后来还帮着他们说话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 “她不是普通人,与她结交只有益处。”六郎顺口一说,将心中所想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叫他不是普通人?”

        六郎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,却是一点窘迫都没有。竟一脸正经地胡诌道:“柴……呃,林公子知道朝廷不下发什么信件,定是朝廷中人。年纪轻轻,要不是少年得志,就是世家子弟。一眼看出那假杨家枪是空心的,应是习武之人。且打抱不平,可见是个良善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 完全是瞎扯,可六郎扯的谎话有根有据,让人挑不出错来,让七郎不相信也难。

       “六哥你好聪明!!”七郎感叹。

       六郎笑笑,嘴上说着:“我可是你六哥,当然聪明咯~”心里却想着自己这一次到底是真回到了过去,还是一场美梦,醒来之后又会回到那个战场上。不,无论哪一种情况,他现在唯一要做的,就是让杨家不要重蹈覆辙。首先是那把金斧,再不能给皇帝了;潘影,倒是可以利用;还有耶律斜,若是现在就除掉他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对了六哥!”七郎扯了扯六郎衣服,“你今天说,我们家的东西,都不是自己的,是骗人的,还是真的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被打断了思路,才发现自己所想的东西越来越偏,无一丝君子作风,辜负了父亲母亲的教诲。听六郎问道今日他说的“即使是一花一草也是朝廷的”是真是假,他心中苦涩。当然是真的,呵。

        “骗骗人的啦!”六郎挤出一个笑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就说嘛!”七郎听到满意的回答,开心地扑到六郎身上,“我家六哥最聪明啦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 阳光正好,周围的人都对两兄弟的打闹投来善意的眼神。可谁也不知道,六郎虽笑得灿烂,可心中一片阴霾。

==============
关于拓拓和飞蓬打的赌。
       仙界,南天门。

       一黑一白两位神将正在下棋,下……五子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两位神将用的是梧桐棋盘,象牙棋子,可他们,在下五子棋。

       “我赢了。”宇文拓看着自己已连起的黑色五子,笑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你耍赖啊!”飞蓬换上景天的神色,哭闹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宇文拓扶额,“飞蓬,你是神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呜哇哇哇哇哇,”飞蓬qwq,“你输了你输了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飞蓬……你够了。”宇文拓青筋爆起,“来打一场吧。”说着手中降魔剑(因为轩辕剑给靖仇了。)已出鞘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 哈,打赌?哈哈哈哈哈哈哈,不就是谁赢了五子棋谁就要对自家老公打电话说我爱你嘛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嗯大概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
六郎还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好少年。
虽然这个时候性格有点歪。
而且可能掰不正了…………
lo主觉得郡主姑娘这么可爱,所以以后还是做六六的好闺蜜吧!
么么哒各位。

评论(5)
热度(29)

© 黑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