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火

没有屁股我要死了
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蔺苏楼台东歌
dc吃绿红超蝙21
76爸爸我爱你!!!!!!!!!!(死)
历史吃策瑜((欢迎安利其他cp
弹丸狛哥本命cp通吃
对大部分(重音)CP都热于接受
文风摇摆不定
填坑……(还是挖坑把自己埋了吧
所有rps都是圈地自萌

【东歌】七年之痒(上)

史密斯夫妇\七年之痒AU

知道自己的尿性(无奈)所以中短篇。

瞎扯了些时间和地名。

可能有番外。

求小红心和评论。

============

“第一个问题,你们结婚几年了?”

      “七年。”  “七年。”

      异口同声。

“呃,第二个问题,还记得第一次遇见的事吗?”



       2008年3月10日 美国纽约dh酒吧

      “那位先生请您喝杯酒。”

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 靳东往三点钟方向看去,蘑菇头的男孩子捧着一本书,笑嘻嘻地和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 留学生吗?靳东想。紧握着腰上挂着的枪的手松了下来,接下了这杯有浓郁果香的酒。

       嘛,工作时间不能喝酒。靳东耸了耸肩,佯装着抿了一口,向留学生那晃了一下,以示谢意。他刚想叫来侍者也给留学生还一杯酒,耳朵边就传来了命令。

       “目标出现请注意,目标出现请注意。”

       靳东转头。身材矮小的亚洲男人从他眼前掠过。

       “ Eighth Pawnshop .”亚洲男人仰着鼻孔对酒保说。

       拙劣的英语,靳东想。这位的“有为青年”,身材上的矮子,鼻孔上的巨人,偏偏以为自己高人一等……

       好吧,先生,要你去地狱用鼻子看人了。

       呃,或许不是人?

 

 

       处理掉尸体之后,靳东回到了酒吧。

       男孩坐在原来的位置上,手里依然捧着一本书。

      “《悲剧的诞生》?”靳东问道。

      “啊,是的。”男孩合上了书,“课堂作业。”

      果然是留学生。

      “Eighth Pawnshop,”靳东把酒递给男孩,“还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 男孩笑眯眯地接过酒:“你好,我叫胡歌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靳东。”在异国见到家乡人,算是这个无聊的晚上的一点小惊喜。

       “对了,你成年了没有?”靳东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   “我21啦,哥。”胡歌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 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等价的生命换等价的财富。东哥,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交换吗*?”胡歌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突然的问题吓了靳东一跳。

       “啊,写论文的时候用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吗?……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唔,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事情,顺利的过分。留学生小朋友看起来是个一杯倒,一杯高浓度的酒下肚,小朋友模模糊糊的在他哥身上蹭。

       靳东先生绅士地询问胡歌小朋友的家,结果问着问着就问到了lovehotel的大床上。well,擦枪走火这种事,谁没有呢。



      胡歌望着身边睡着的男人,双手捂脸。

      工作期间不能喝酒不能喝酒不能喝酒!!重要的事说了三十遍怎么就管不住嘴呢!

      手机突然响起,他慌忙接起:“喂?”

      “……你被操了?”女孩子问道。

      “曼丽……你一个女孩子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,我就说嘛!你呆在那个地方就是为了等那个老男人呜啊啊啊啊啊啊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曼丽,他才三十二岁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啊你连他的年龄都知道了!!”QAQ

       “队长,有新任务。”另一个人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 大概是郭骑云抢了手机。胡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 挂掉电话,他心有余悸地望着靳东。刚刚曼丽的尖叫声震得他耳朵疼,不知道有没有吵醒靳东……

       男人在床上翻了个身,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   “好吧,这次是合纵联盟的大佬吗。”胡歌套上风衣,握了握手枪,“啊,早看他不爽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靳东从床上醒过来的时候,阳光隔着窗帘洒满了整个房间。他舒服地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   好久没有睡那么安稳了。

       他转身去找留学生小朋友,结果发现身边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   失望的同时还有些不解。呃,这是不是有些反过来了?不应该是上面那个先走吗?

       不,就算他先醒他也不会先走的。

       门突然开了。留学生小朋友穿着一身休闲装进来,手里还拎着一袋早饭。

       胡歌看到靳东醒来,有点尴尬。

        “呃,东哥,给你从唐人街里买的早饭……”

        靳东直接冲过去给自己的小朋友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吃饭,先吃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磁性的声音炸得胡歌耳朵通红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所以,你们要结婚了????”曼春惊悚地望着自家师哥对着照片傻笑的样子,“你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星期吧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啊,对啊。”靳东挣扎着把眼睛从诺基亚里存的照片移开,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真的太快了!”曼春道,“你了解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哥伦比亚大学的高材生,二十一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等等,”这次打断的是明诚,“二十一岁?!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对啊,二十一岁。”靳东滔滔不绝地讲了下去,“在他面前我觉得我充满了活力。他就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随你便吧。”曼春道,“可你们去哪办结婚证?*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下个星期,他要去马塞诸塞州旅游,我正好有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想的太周到了真的。看来我们没办法阻止你了。”明诚无奈,“对了,上周四,合纵联盟的老总被人暗杀了。看来是对头公司干掉的。”

  
  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这就要结婚?”曼丽吸着可乐,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胡歌戳着面前的小布丁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甚至还没调查过他,队长。”郭骑云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他是做房地产的,年轻有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暴发户?”曼丽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他可不是炒房才富的。”胡歌争辩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好吧,那你和他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呃,我说我是个大学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26岁的大学生?”曼丽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……”胡歌有些尴尬,“我说我21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怎么不说自己未成年啊。”曼丽呵呵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我身份证上就是这个年龄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假身份证。”曼丽强调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们去哪办结婚证?”郭骑云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马塞诸塞州,下周我有任务,他正好也去那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这么巧啊?”曼丽把可乐吸光,“看来你们是天注定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胡歌红了红脸:“嗯。”



“下一个问题,你们多长时间做||爱一次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这个问题也要回答吗?”胡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帮你们解决婚姻问题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吧,好吧,”胡歌想了一会,“我们都很忙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很久没有了。”靳东回答。

“很久是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呵。”

*: Eighth Pawnshop 酒名。第八号当铺。胡歌说这句话是感叹,东哥紧张是以为了暴露身份。
*:这个时候美国还没有完全开放同性恋婚姻。

评论(19)
热度(99)

© 黑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