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火

没有屁股我要死了
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蔺苏楼台东歌
dc吃绿红超蝙21
76爸爸我爱你!!!!!!!!!!(死)
历史吃策瑜((欢迎安利其他cp
弹丸狛哥本命cp通吃
对大部分(重音)CP都热于接受
文风摇摆不定
填坑……(还是挖坑把自己埋了吧
所有rps都是圈地自萌

【东歌】七年之痒(大结局上)

结局啦!!

撒花!!

话说我这么多天没逛B站是怎么回事。

又有人鬼畜胡歌了吗23333333

现在已经是全明星了吧......

我好怕今年的全明星群像里有他啊(挥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3月2日  

3:00  美国纽约 郭骑云家中

         “喝咖啡吗?”曼丽坐到胡歌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用一副关爱小动物的眼神看着我啊。”胡歌接下了咖啡,“我真没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哦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,那你想怎么样?”郭骑云把手里的文件整理好,转头望了望胡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老板的命令下来了,24小时里杀掉毒蛇,不然死的人就是我了。”胡歌笑笑,“我还是很在乎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曼丽哦了一声,心里想的却是:谁信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郭骑云看了一眼手表:“24小时...还剩23个小时,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歌沉默了一会:“哦,我有点累,先歇会儿......曼丽,孤狼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孤狼啊,被她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是跑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确定,”曼丽道,“你当时和靳.....毒蛇吵得太响了,我又不敢把耳机摘掉,我看那个青瓷也被你们影响了。不过,那个孤狼,看起来不像我们估计的那样一一她身手很好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不用说代号,直接说明诚和靳东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你倒是自己别说代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明诚好像和孤狼有点过节,我听他叫那个女人桂姨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完全没法讲话好吗!!!




4:20    汪曼春家中

        “咖啡还是可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西湖龙井吗?”靳东靠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哥...你要求太高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碧螺春也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你的可乐。”曼春面瘫着把可乐推到靳东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,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能正能量点吗?我一个人安慰两个人,很累的。”曼春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想喝牛奶。”明诚窝在沙发上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奶我要用来做面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哥,你和胡歌怎么办?”曼春鄙视了一番在沙发上充当蘑菇的明诚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没穿我送他的衣服。”靳东看着手腕上戴着的手表——胡歌送给他的,利落地将它摘了下来,扔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曼春看了看靳东手腕上的表印,暗暗叹了口气:“你这情绪也太大了吧,有谁会穿着银灰色的衣服大半夜的跑出来杀人啊,这太显眼了好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曼春才发现自己想要挖出炸弹结果踩到了另一个雷点,一时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明诚忽然从沙发上跳起来,冲到曼春和靳东面前:“你们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24小时之内...解决掉毒蝎,不然后果自负?”曼春一字一顿地读了出来,一看发短信的时间,被吓了一跳,“3点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靳东用手盖住了脸,发出了一声叹息,良久,他站了起来,抓起了挂在椅背上的风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曼春和明诚对视一眼,也跟了上去。




6:30       美国纽约郊外的别墅

        靳东回到家,看到一个身影在厨房忙碌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上好,东哥。”胡歌笑了笑,转过头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笑容青涩,像是七年前的那个男孩。难以想象,这个人在七个小时之前还拿着手枪指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早就回来了?律师事务所的工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碰到了个难缠的角色,不过会解决的。”胡歌轻快地摆着盘,好像在说一件不关己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,我们公司也出了点事,不过我相信我能把我的死对头干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加油哦。”胡歌歪了歪头,“东哥,你吃包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没下毒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靳东下意识地握紧了腰间的枪。

        胡歌看见靳东手上的小动作,忽然转过身,走到了卧室;“你先吃早饭啊,我先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歌走进了卧室,反手锁了门。爬到了床底,他摁了一下红色开关,床底忽然开了一个大洞,一排排的手枪,手雷还有小刀陈列在暗黄色的灯光下,他掏出了一把M2000型手枪,从床的另一头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边注意着门外动静,一边将枕头塞在了被子里。打开窗户向下看了看,爬了下去,窝在了向外开的小阳台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靳东一步一步地走进来,平静地望了望床上鼓起的一块,举起了手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三枪。

       胡歌从阳台上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从这一刻起,他叫毒蝎,他要杀的人,叫毒蛇。

        靳东望了望窗外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要拿枪指着对方的话,那还是变成毒蝎和毒蛇好了。这是你死我活的事,如果三声枪响能点醒他,这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靳东开门,走了出去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靳东摸着手中的枪,在偌大的客厅里侦查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声清脆的,玻璃碎掉的声音从他的东北方冒出,靳东正要往那个方向冲去,忽然收了脚步,在地上跺了几下,自己却藏在一堵墙的后面,往外瞄。

       果然,从西北方的墙那里,冒出一颗毛绒绒的头。靳东摇摇头,把“好可爱”这一想法收回,心里叹了一声:太年轻。便直接向胡歌那里开了枪。

       胡歌反应的也快,他看见有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这边,便知道靳东没有中计,很快将头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靳东听见脚步疾走的声音,缓缓移动,他向偏北方扫了一下,一节深绿色的衣服十分显眼。

       ......到底在特工学院学了什么啊!

       “别躲啦,快出来吧。”靳东一边说,一边前进。他看到绿色的衣摆抖了一抖,又停了下来——他甚至能想象到胡歌气鼓鼓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正当靳东以为自己已经接近胡歌的时候,那截绿色的衣摆忽然动了,靳东一惊,往下一看,脚下竟然是一条极细的尼龙线。

       居然在家里放炸弹吗?!!!

       靳东一跳,小型炸弹在他身后爆炸,冒起了阵阵白烟,虽然威力不大,但他敢肯定,炸掉他的一只腿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   胡歌已经举着枪对准了靳东的头:“我猜你刚刚在想,我实在是弱爆了,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靳东没有说话,反手一捞,将胡歌的手枪抢了过来,  “我现在也是这样想的。”

      靳东一转头,却发现胡歌已不见踪影,一把菜刀向他的面门直直飞来。他将头一歪,菜刀直直地钉在靳东身后的墙上。

       靳东举起了胡歌的M2000,向菜刀飞来的方向开枪。

       ......没有子弹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又是一把菜刀飞来,“你弱爆了,东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靳东再偏了一下头,躲过了这一轮的凶器。

       胡歌手上已没有手枪,这时他暗恨自己因为害怕靳东突然出现,没有在卧室多拿几把枪,唔...最好是把步枪,这样打得才爽。

       他心里这么想,手上确没闲着,随手拿下厨房的刀向靳东那里扔去。

       刀扔完了,还有盘子,盘子扔完了,还有微波炉......

       直到他只有一个冰箱可以扔的时候,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没东西可以扔了?”靳东的声音十分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胡歌考虑了一下,突然打开了冰箱门,抽出了一条冰冻了很久的,可以当杀人凶器的鱵鱼,靠在了墙边。

       靳东一边开枪一边接近,他现在子弹充足,砰砰砰地打出去只当掩护。

       他走到了厨房门口,正要开枪,突然一个巨大的不明物体一把把他的枪拍下。

       ......什么鬼。

       顺利把枪拍掉之后,胡歌惊呼了一声:“cool!”又把鱼向靳东的脸扔去。乘着靳东躲避的时间把地上的手枪拿起,直接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   还好靳东因为躲避本应该做口粮的鱼藏在了一个小角落里,让胡歌的子弹都落了空。

       手枪里的子弹没了,胡歌摩挲着枪托的纹路,没有把枪放下。而是托着枪向靳东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靳东忽地跃起,抓起手里的鱼往胡歌的脸上拍去。

       只可惜距离不够,没拍到胡歌的脸,倒是把那把空枪打到了地上。而鱵鱼也因为长时间的温暖和多次的撞击,软趴趴地摔在了地上。胡歌为它默哀了三秒,然后干净利落地出拳。

       靳东也极快地出拳。两人打得丝毫不含糊,甚至比昨天夜里打得更凶狠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胡歌把厨房里的水龙头拆了下来,打中了靳东的头,靳东踉跄了一下,好不容易站稳,又被胡歌猛击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胡歌刚要第三次敲上,靳东却忍着痛将胡歌的手狠狠一扭。胡歌闷哼一声,右手的水龙头没有抓稳,掉到了地上。胡歌眯了眯眼,左手猛地出击,锤上靳东的腹部。这一拳打得很重,靳东后退了几步。胡歌却没有乘胜追击,也是退后一步,将自己的手腕咔哒一下扭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他掰回自己的手腕,发出一声骨头的哀鸣,胡歌却连眉头都没皱半分。靳东捂着肚子的动作停滞了一会儿,他很想问:还继续打吗,然后硬生生地把这句话吞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他们从厨房打到了卧室,又从卧室打到了客厅,总之家里能拆的东西已经被两人拆得差不多了,一栋豪华的别墅被活生生地拆成了灾难现场,效率比拆迁大队还要高。

       胡歌被打得摔倒在地上,在身后撑了一下。他已经摆出了战斗的姿势,却没想到一不小心摁上了什么东西的开关,音响里开始播放音乐。

       《If You Don't Know Me》。

      胡歌第一想法是关掉音乐,看到靳东平静的脸色才想到他们应该继续打架才对,于是他顶着悠扬的旋律向靳东冲去。

——If you don't know me by now

 如果你从现在起还不了解我

You will never never never know me

 那你将永远永远永远都不会了解我

All the things that we've been through

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事

You should understand me like

你应该理解我

I understand you ......

就像我理解你一样

        ......太尴尬了,还是关掉音响吧。

       一边想,胡歌一边后退。在出拳的同时一个个地试后面的按钮,靳东心领神会地放慢了出拳的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......总之先关掉它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只听滴的一声,音乐仍在继续,从地板的正中央突然升起了一个平台,上面摆满了手枪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(靳东从胡歌眼里读出了:你大爷的居然在卧室里放枪?!!!)同时冲向武器台。胡歌因为离得近,直接抽了一把92F出来,对准靳东的头。

   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靳东放下枪,微笑着后退:“你开枪吧。”

——We've all got our own funny moods

我们都有着属于我们自己可笑的情绪

I've got mine,

我有属于我的

woman you've got yours too

你也有属于你的

Just trust in me like I trust in you

只要我们在一起

As long as we've been together

你就要信任我就像我信任你一样

It should be so easy to do

这应该很容易做到......

       靳东瞄了一眼音响,又看了看拿着枪却一直在颤抖的胡歌:“开枪吧一一”

       砰、砰、砰。

       胡歌朝天花板开了三枪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做不到,”他说,“我做不到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如此煽情的时刻,天花板上的吊灯却因为92F子弹强大的穿透力失去了唯一的支撑,摇摇晃晃地快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靳东瞬间将胡歌扑到一旁,在他们的身后,巨大的玻璃吊灯掉落了下来。玻璃碎片在地板上炸开,靳东身上被划开了好几道。

       胡歌有些担心地问:“哥,你没事...”

       他还没说完,靳东直接堵上了他的嘴。

——Just get yourself together

如果我和你不能在一起

Or we might as well say goodbye

那我们也不妨说再见.......

       靳东本来准备一路吻下去,听到这几句歌词,他直接顶着一身的玻璃渣子站了起来,狠狠踹了音响几脚。

       音响呜咽了一声,没了声响。而靳东刚刚那一脚也踹到了武器台的开关,滴的一声又从地板上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靳东满意地走到胡歌面前,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“...东哥,你还是先处理一下吧,你玻璃渣子扎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......哦。”

评论(1)
热度(18)

© 黑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