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火

没有屁股我要死了
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蔺苏楼台东歌
dc吃绿红超蝙21
76爸爸我爱你!!!!!!!!!!(死)
历史吃策瑜((欢迎安利其他cp
弹丸狛哥本命cp通吃
对大部分(重音)CP都热于接受
文风摇摆不定
填坑……(还是挖坑把自己埋了吧
所有rps都是圈地自萌

【东歌】七年之痒(中)

马上完结了

然后我就要消失了

高三没手机

嗯……祝各位三党考上理想的学校

加油

希望有小红心和小蓝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2008年9月10日

 
 

      “射击?”胡歌含着棒棒糖,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键盘。

 
 

      事实上,他的棒棒糖快要被咬碎了。

 
 

      靳东刚刚推门进来,吓得他以弹奏野蜂飞舞的手速关掉了他的工作报告,又迅速打开了一个新的文档,码了一个最大字号的“论等价交换”的标题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生意上的朋友请的,”靳东停顿了一下,看着胡歌码的,二十米开外都能看见的大标题,问道,“你写论文啊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呃,字大显得我写的多?”胡歌有些不确定的回答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好吧……你去吗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打枪诶。”弥天大谎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第一次,反正带你去见见朋友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无法拒绝,胡歌只能点头同意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靳东满意地出去了。胡歌心有余悸地点开写着“高数练习卷”的文档,想接着码完他的工作报告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啊,忘记保存了。”TT


 
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结果胡歌去射击馆的时候,一直都处于“别来烦我,让我静静”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明诚拉着靳东说悄悄话:“你带你家小朋友玩射击干嘛?” 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以为男人都喜欢打手枪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曼春:“我假装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明诚扶额,走向窝在墙角种蘑菇的胡歌,弯下腰问到:“想试试吗?” 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胡歌身上依旧散发着黑气,但是他挤出了一个微笑:“我不会打的,阿诚哥。我看东哥打就行啦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靳东为了鼓励他家的小朋友,砰砰的开了两枪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 6环,8环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对于(伪)初学者来说是不错的成绩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胡歌,这个挺简单的,一下就上手了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胡歌看着靳东眼里快要实体化的小星星,终于站起身,拿起手枪,随意打了两下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两环,两环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还是旁边靶的两环。


 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让一个射击能力max的特工装什么也不会的菜鸟,这不是件难事。可是当胡歌看到靶心的时候,他总觉得不来一发正中红心对不起老师多年的栽培之情,最后只能把枪口对准另外的靶心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一天下来难免有点心累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射击。”胡歌耸了耸肩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们下次不去那里了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格斗啊什么的我都不是很擅长。”胡歌为杜绝后患,直接了断地说道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靳东抱着他说,“你不需要擅长。你射不准,我射得准就行了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别一本正经的开黄腔啊,还有我说,你哪里射得准了,不就8环……唔……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晚上就10环。”靳东用实际行动堵住了喋喋不休的嘴。

 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靳东正要抱着他的小朋友酿酿酱酱这样那样,一声唱词配着二胡颤颤巍巍地飘了出来:“有孤王坐至在梅龙镇,想起了朝中大事情,将玉玺授与了龙国太,朝中大事付与了众卿*……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胡歌:“……你电话响了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靳东摁下接听键,力度过大使诺基亚都发出了一声呻吟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喂?”靳东不爽道,“你干嘛现在打电话???!!!!!我也有私生活的好吗?!!!!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的明诚十分委屈:“那我也没办法呀,上头下来命令就得接啊……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靳东知道是又有任务了,虽然他非常,非常想和自家的小朋友来一发,可是上头让你杀人,拖一刻也不行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生意上的事……我……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胡歌在靳东嘴巴上啾了一口:“大老板,祝你打个十环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直接让靳东把‘我晚上不回来了’的话嚼碎了吞进肚子里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马上回来!”

 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曼春觉得今天靳东和打了鸡血一样,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一枪爆了任务对象的头,对着耳机叫了一声:“现场就交给你处理了!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哥……我是个做文书的。”曼春崩溃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回答她的是耳边的“滴滴”声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靳东开门进来的时候,他家的小朋友已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。挂在墙上的钟走个不停,靳东扫了一眼:一点一一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小朋友软软地窝在一团被子里,抱着一个大号的,他送的猫咪玩偶。听见有人来了,他有些迷糊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东哥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靳东把胡歌和猫咪玩偶一起抱在怀里,“别在这睡,当心着凉。”

 



 

2015年3月1日 美国纽约   10:00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买了辆新车?”靳东看着报纸,瞟了正在做甜点的胡歌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啊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原先那辆不是挺好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是啊,可是我开着它挂在了悬崖上,现在只有一半了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胡歌停下挤奶油的手,随便扯了个慌:“那辆车太累了,想休息一下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靳东本来想说点什么,突然的铃声从他的肾5中飘出:“ 有孤王坐至在梅龙镇,想起了朝中大事情……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靳东一看,是戴总的电话。他摁下了接听键,放下报纸,走到了阳台上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胡歌洗了洗手,正要把小蛋糕放进烤箱,口袋里的手机便震动了起来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萧老板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靳东打完电话的时候,胡歌刚刚把蛋糕放进烤箱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点事,大老板叫我回去做个报告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靳东对胡歌谎称自家的房地产公司被某大佬收购,现在在他手底下做事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”胡歌点了点头,“我们那个江左盟里也有点事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胡歌一直对靳东说自己开了家叫江左盟的律师事务所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,对了,”靳东突然说道,“那件银灰色的风衣我给你买了,现在在你的衣柜里。本来想给你一个surprise的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啊?可是我已经买了那件墨绿色的了啊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想要一件grey的吗?” 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是green,东哥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两人沉默了一阵。然后又同时开口:“我走了。”

 
 



11:00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萧老板,”胡歌看着眼前梁氏集团的老总全息投影,“还真少见您亲自发任务啊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萧老板滋滋的电子音从全息投影里传来:“这次的任务对象:孤狼。掌握了一些我们的机密。24小时内,我要见到她的尸体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



 

11:30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戴总。”靳东推了推眼睛,以缓解不适感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讲真,这种在密室里还要戴眼镜才能看见的技术是想干嘛,保密性要这么好吗?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见过这个人么?”戴总指了指靳东桌上的资料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孤狼?”靳东想了想,“是日本的特工?她逃到美国来了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手上有我们的把柄,24小时之内,干掉她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曼丽吃着冰淇淋,含糊不清地道:“我觉得,还是灰的更配你哦。”


 
 

13:20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还吃,到时候减肥又要说我没拦着你,”胡歌推了推耳机,“不过,确实是灰的更好看一点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穿那件哦……”曼丽顿了一下,道,“吃一点点冰淇淋胖不了的吧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灰的……沾了血,不好洗。”而且是他的礼物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绿的就好洗了?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曼丽正要说些什么,郭骑云的声音突然在耳机里响起,“曼丽,看你十点钟方向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十点钟方向,佝偻着背的“孤狼”推开m记的玻璃门走了进来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和特工孤狼可不大像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颓废的难民孤狼怎么样?”曼丽笑了笑,站了起来,“我去买个香芋派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,”胡歌点了点头,“再来份薯条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郭骑云:“……你们能不能认真点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曼丽捧着薯条和香芋派走了回来:“很认真啊!超认真的啊!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郭骑云:这个小队吃枣药丸。


 
 



20:20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靳东看了看明诚:“如果你感觉不舒服的话你可以不执行这次任务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明诚眯了眯眼,看着从眼前掠过的孤狼的身影,笑着道:“这个人,我要亲自开枪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靳东点了点头,不再说话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明诚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一步一步向更深的黑暗走去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曼春:“你如果把头上的杂草拍掉会更帅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明诚又一步一步走回了路灯下:“你有镜子吗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曼春一摸口袋,大惊道:“要死,我化妆包扔家里了!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靳东:这个小队真的没问题吗……



 
 



11:30

        胡歌抱着电脑,坐在临时搭的高台上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代表孤狼的小点正接近他的射击范围,胡歌举起了枪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任务简单的过分,前特工孤狼毫无防备地走进了他们的圈套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或许这就是脱离了狼群的孤狼的命运吧?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胡歌心里感叹了一句,正要扣下扳机,突然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晃晃悠悠地出现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醉汉?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该死,这种时候来这干嘛!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孤狼的身影越来越接近醉汉,胡歌无法下手,一时的犹豫,孤狼已经走出了射击范围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了口气,拿着枪冲下了高台。只见那醉汉在孤狼面前忽然站定,然后,掏出了手枪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记得我是谁吗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胡歌听力极好,那人的声音一字不落地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。只是看着那人就要扣动扳机,他来不及细想,直接把枪对准了那人的肩膀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先要保证任务对象不被易手!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他刚要开枪,有人突然冲到他的身后,劈向他的手臂。胡歌躲闪不及,眼看枪就要落下,他一把捞起,向身后打去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黑暗中看什么东西都是黑糊糊的一片,两人都是靠本能战斗,凌厉地出拳,再收回,躲闪,带出一阵飒飒的风声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站在孤狼面前的人也被他们的打斗影响了,开枪的姿势维持了许久,就在这几秒只见,孤狼已跑得没影了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追他,这里我来搞定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小心点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胡歌眯了眯眼:“搞定?呵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脚踹向那人,转头就往孤狼的方向狂奔,那人却追了上来,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。胡歌撇了撇嘴:“锦瑟,第二套方案!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毒蝎?你还好吗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去追击孤狼,顺便把那个人一起干掉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曼丽不再言语,她知道胡歌的能力,也无条件的相信他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锦瑟和毒蝎……”那人用膝盖直击胡歌的脊椎,“大梁的招牌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毒蛇和青瓷,”胡歌冷笑,“你们军统还真是处处和我们大梁对着干哦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说实话,你们公司的名字就像个封建王朝,真不知道你们老板怎么取出来的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彼此彼此,军统这名字一听就是个特务公司,你们戴总取名字的功力更差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双人组的年龄加起来都没我大吧,现在特工都低龄化吗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哈?没想到毒蛇已经是腐朽的老头了啊,快退休吧快退休吧,我已经听到你骨头传来‘我不行啦’的声音了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跟我谈骨头的坚硬程度?我说你,断奶了吗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没断奶的小屁孩马上就要把老头子送到坟墓里去啦,为了纪念你和青瓷的友情,我让他来陪你好不好?”

 
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两人从公园的花坛打到街道的小巷,一路打一路吵架,真不愧两人代号里的“毒”字,两人一个脏字都没冒,便已经问候了对方大爷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那人擒住了胡歌的手臂,将他往后一带,正要用手肘直击他的腹部,却被他一扭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胡歌后退几步,两人同时掏出了枪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结束了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半夜的街道,忽然开过一辆车,车灯的余光照亮了两人的脸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一闪而过的是两人对峙时平静的表情。然后陷入绝望的平静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胡歌脑子里混乱一片,突然扣动了扳机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东哥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子弹擦过了靳东的耳朵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仓皇离去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子弹嗡嗡的声响在靳东脑子里炸开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他的小朋友,他不会射击不会格斗的小朋友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刚刚拿着枪指着他,带着毫不青涩的笑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啊,果然还是银灰色的好看啊。”他捂住耳朵,挣扎着站稳。

 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*梅龙镇的唱词

哦对了,萧老板不是萧景琰是粱帝,戴总是戴笠哦。

么么哒各位。

 

评论(9)
热度(71)

© 黑火 | Powered by LOFTER